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七十六章(1/2)

“老板,一碗牛肉面。”

“好勒!一碗牛肉面!”

吃着碗里的细白面条,他每一口都很认真。一口面条,一口面汤,难耐的胃变得暖暖的。……喝完最后一口汤,他才夹起碗底的牛肉,把牛肉送进嘴里,眯着眼睛感受肉的鲜咸,好一会,嘴里的肉味没了,才夹起下一块,……一块接一块,终于,碗空了。

放下筷子,从裤袋掏出一把零钱,数了十块放在桌子上,离开拉面馆。

外面城市灯火通明,有相拥是情侣从身边走过,有带着小孩的家长从身边走过,有带着耳机的学生从身边走过……。

再长的路也有完的时候,再次打开出租屋的房门,他还没来得及感慨……,就被人用刀抵住脖子。

“把钱都交出来!”一个粗嘎的声音恐吓到。

“……大哥!我给您,您先把刀挪开点,”李晓声音柔和的答应歹徒,还顺便提了一个无关大雅的要求。

“算你识相!”还顺手将刀子往外移了五公分。

李晓由歹徒推着把□□和现金都找出来,堆在茶几上。

歹徒一边记录□□密码,一边逼问李晓是不是有其它的财务。而李晓身上绑着绳子,嘴上贴着黑胶布靠墙坐着。

李晓温驯的摇了摇头,仿佛在说:“没有了,大哥!我的钱都在这里了。”

歹徒再又问了几次,见人质回答始终不变,就知道这人再没有其他钱了,或者坚持不说。

他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只是一起入室抢劫,不需要加深成入室伤人。

就这样,歹徒拿着钱和卡离开了。

李晓依然被绑着,蹲在墙角。

一天后,没人进来。李晓试图自己突破绳索,可以没成功,反而两只手腕磨的血肉模糊。这时候,他还觉得一定会有人发现他,解救他。

两天后,依旧无人问津。李晓的双腕可以见到白骨。李晓不禁有些自怨自艾,自己平时怎么不多交几个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也有人帮个忙。

三天后,李晓昏昏沉沉的意识不清,可是还是期望有人能够发现他的异状。

四天了,李晓已经忘了流眼泪的泪腺隔十多年,再次发动,仿佛挤出身体里所有的水分。他开始意识到他可能会死在这里了。可惜门外没动静。

……

十几天后,路过的人闻到异味,报了警,警察破门而入,才发现李晓已经死在出租屋。

甚至他的尸体都无人问领。

最后到这个案子破了,抓到歹徒的时候,李香莲才出现,说出死者的身份。只不过她不是认领骨灰,而是为了赔偿。

不禁引人唏嘘,这个李晓真是可怜!连亲妈都这么对他。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不公!这是李晓最后的绝唱。

……

看着眼前熟悉的土地,那砖,那瓦,还有眼前的桃树。桃树上结满拳头大的毛桃,红彤彤的很是喜人。可是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往日的回忆。

那是他十八岁的秋天,他和弟弟李乐因为桃子的事吵架。分桃子时李乐比他多两个,可是李乐比他吃的快,吃完了,就要枪他的桃子。那个时候他还是冲动的少年,见弟弟枪他舍不得吃的桃,对淘气弟弟“啪唧”两巴掌打得弟弟大哭!之后李母闻声而来,看到弟弟哭,二话不说,用锅铲打他的头,之后还留了疤。

十几年过去,那时怕是最美好的回忆了,无忧无虑,可不像参加工作之后,李香莲会每个月催着他要钱,不给,还会打一顿。

他那时也尝试反抗,可惜……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李香莲总能让他屈服。

……

不想了。

“乐乐!过来吃桃了!”李母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

“是啊!乐乐!快过来吃桃,再不来!可就被你哥吃光了!”李父也催促。

“才不会呢!弟弟快来吃桃子。”李晓也装样子的催促。

……是的!没错!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重生到十四年前,十四年前的那个分桃的季节。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焚尸匠战天龙帝末世之绝对禁锢系统要我生娃怎么破被自己掰弯了肿么破快穿之那串数据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