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460 江湖再见(最终章)(2/2)

萧瑟挠了挠头:“你们毕竟一直在吃败仗,而且还是率先发动着战争,每年总要给些岁银,交些战利品上来,具体的我就不和你谈了,接下来自有人会和你谈。再见了,敖玉。”

敖玉看着他的背影,厉声道:“总有一天要和你讨回来。”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萧瑟冲着他挥了挥手。

关于这次萧瑟的退兵,很多人表示不理解,认为是萧瑟的目光过于短浅了。但只有真正看清局势的人才知道,萧瑟的退兵无比明智。因为此时的北离没有君主,而能够继承皇位的人,除了那些皇子以外,明德帝还有很多的兄弟,他们在各地的藩地之内,待得还算安稳。但若是无王之治继续下去的话,很难保证他们是不是还会这么安稳。

三日之后,萧瑟带着重兵返回天启。

整个北离都开始传颂这位永安王的功德。

而带着浩浩荡荡,在这场战争中已经完全臣服于他的几十万大军奔回天启,谁都知道他是去做什么的。

这是去当皇帝的啊。

“新帝就要回来了,得做准备了。”监国白王殿下这样对礼部说道。

兰月侯笑道:“是啊,北离将成为新的北离了。”

“当年,他们是不是也是这样欢呼着迎接琅琊王叔的?”萧瑟问萧凌尘。

萧凌尘点头:“差不离了。”

“可后来人们骂了他很多年,说他是叛臣,恨不得从他的尸体上割块肉下来吃。”萧瑟说道。

萧凌尘笑道:“民众哪知道这些,君王们想让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就只能知道什么。”

萧瑟猛地一挥马鞭:“快点吧。”

萧凌尘惑道:“你很着急?”

萧瑟点头:“我很着急,半点时间也不想耽搁了。”

天启城以最盛大的仪式欢迎了军队的到来,或许是因为天启城因为国丧的缘故压抑了太久,也或许是这次的胜利真的对于北离十分重要,更因为,人们几乎把这个当成了新帝登基的仪式,所以这一次的仪式盛大程度,比当年琅琊王归来还要盛大。

鲜花从天启城门处,一直铺到了宫门之内。

萧瑟策马穿过整个天启城,策马奔向大殿,一直到殿前的台阶下,才下马朝前走去。他已经换下了一身军装,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狐裘大衣,整个人看着却不再是那么懒洋洋的,而是目光灼灼,难得地有一些精神气。

大殿之内,百官朝拜:“恭迎永安王殿下凯旋归来。”

萧瑟望着他们,点了点头:“那就先跪着吧,反正一会儿还有重要的事要宣布,你们起来还得再跪一遍。”

百官心知肚明,非但没有抱怨,反而把头埋得更低了。

萧瑟走到皇位前,兰月侯和萧崇站在两侧,等候着他。萧瑟抚摸着皇位,轻轻摇了摇头:“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坐这个位置呢?”

“我没有坐过,不太清楚。”兰月侯笑道。

萧瑟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是大逆不道,因为他还没有为君。

可御史台那些人自然不会跳出来怒斥他。

而且很快萧瑟又站了起来,耸了耸肩:“没意思。”他将藏在袖中的那封卷轴递给了兰月侯:“皇叔,我知道大家都在等这个东西。由你来念,最好。”

兰月侯点了点头,接过了龙封卷轴,打了开来,随即微微一愣。

“念吧。”萧瑟催促道。

兰月侯望了萧瑟一眼,终究还是念了下去:“孤近日身染恶疾,恐不日身归五行。二子萧崇,人品贵重,才德兼备,必能承孤意志,既孤登基,即皇帝位。”

全场皆惊,先帝竟然传位给了二皇子?

永安王会不会马上发兵踏平整个天启城?

百官不敢抬头,各个浑身冒着冷汗,实在有忍不住的,开始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大胆!”萧瑟忽然暴喝。

百官心头一震。

萧瑟怒斥道:“兰月侯诏书已念,尔等大臣还不快速速叩拜新皇!”

百官回过神来,最后还是礼部尚书率先高喝道:“新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再也不敢犹豫,长身大拜,朗声高喝:“新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瑟长舒一口气,对着萧崇笑了笑:“二哥,以后就辛苦了。再见。”

一身狐裘华袍的萧瑟转过身,快步离开了殿内,他走下了台阶,牵过了自己的那匹千金马,猛地一挥马鞭:“我们走!”

踏碎一地飞雪,绝尘而去。

“谢先生,李凡松,飞轩。我走啦!”路过钦天监,萧瑟高呼。

“独孤先生,胡蛋,五呆呆。我走啦!”路过百事斋,萧瑟再呼。

“师父,姬雪。我走啦!”萧瑟随随便便地一喊,反正百晓堂一定能听到。

“和尚,我走啦!”萧瑟路过自己的王府,也高喊了一声。

管家走了出来,老泪纵横:“殿下你要走啊。”

萧瑟笑了笑:“以后我传信给你,你来找我,或者在这里等我,我每年也会回来一些日子。”

管家抹了抹眼泪:“殿下开心就好。”

“别叫殿下,叫公子。”萧瑟挥了挥手,“那和尚呢?”

“昨日就走了。”管家回道。

萧瑟笑了笑:“将我书房里那份东西,送到千金台。”

“明白了,公子,前路漫漫,可要小心啊。”管家高声道,可萧瑟已经策马离去。

千金台的屠二爷没有听到萧瑟的告别,只是很快就收到了永安王府送来的一个信封,他打开来,微微一愣,身边的侍从问道:“二爷,是什么?”

“雪落山庄的……地契?”屠二爷手微微颤抖。

“就是永安王说的那座客栈?”侍从惑道。

“不不不不不。”屠二爷连连摇头,难以置信地说道,“就是天启城的这座雪落山庄!真真正正的雪落山庄!”

“萧凌尘,我走啦!”路过那些驻守的大军,萧瑟大喝道。

萧凌尘被一口酒呛到了,怒骂道:“走就走,喊什么喊!”

程洛英望着远去的萧瑟,感慨道:“世间真有此等绝世之人啊。”

萧凌尘喝了一口茶,鄙视道:“江湖之中,满是绝世之人,你啊,还是见识太少了。”

冬风飞雪马蹄疾,一朝踏碎帝王心。

萧瑟策马行出天启城,没有片刻回头,却忽然被一人一剑拦了下来。

剑是破军剑,人是怒剑仙。

颜战天递了一件事物给他:“放心,我不是来拦你的。崇儿托我把这个东西拿给你。”

萧瑟接过那事物,继续策马而去。他在马背上打开了包裹,发现是一封卷轴,上面的龙漆掉了,已经被人打开过了,他微微一愣,展了开来。

其他的内容与兰月侯适才念得一模一样,只是最关键的地方不一样。

传位六皇子,萧楚河。

“父皇真是狡猾啊。”萧瑟摇头笑了笑,将卷轴拿在手中高高举起。卷轴瞬间被风撕裂成了碎片。

明德二十三年,历时三个月的无王之治终于结束,先帝二皇子萧崇登基,定年号崇河。

崇河一年,春暖花开。

上一个冬天过去了,这一个冬天也过去了。

可是老板依然还没有回来。

没了那位抠门的老板,几位伙计自己勉强经营了一段时间,雪落山庄的生意却越来越好了。近日才一开张,店里就来了好几位看着就身价不菲的贵客。伙计们眉开眼笑,可心里却微微还有一些惆怅。

那个看着有点抠门,但实际上对他们挺好的老板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许葫芦是其中领头的一位伙计,因为长得像个葫芦,所以叫许葫芦。他坐在位置上,喃喃道:“要不要出去找找老板呢?他说话那么难听,做事那么抠门,可能在外面被人抓起来了。”他一边想着一边给客人倒着茶,却忽然听到面前的客人笑道:“伙计,茶洒出来了。”

许葫芦急忙抬头道歉,可刚对上那人的眼睛,就猛地一惊,刚才他没仔细看,现在可看得清清楚楚了!这不就是那个欠了老板钱,把老板带走的红衣少年吗!

“你你你你你你!”许葫芦指着他,连声喊道。

“好久不见啊。”雷无桀笑道,“你们老板呢?”

“我们老板!”许葫芦一惊。

“在这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接了下去,脱下了狐裘,穿着一身青衫的萧瑟踏入了门内。

“老板!”伙计们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冲过去高呼道。

萧瑟一挥手,把他们往后震了三步:“好好干活,别偷懒!”

“老板你咋回来了?”许葫芦问道。

萧瑟眉毛一挑:“怎么?你想着我永远不回来,这店就是你的了?”

“哪有哪有哪有!”许葫芦急忙澄清,“这两年我的每笔账记得可都是清清楚楚,就在柜台上,银子也在,就等着老板您回来交给您!”

“是个好伙计,没有白对你好。”萧瑟望向雷无桀等人,“他们的酒菜准备了吗?”

许葫芦摇头:“刚刚上茶,还没点菜呢。”

“我请。”萧瑟朗声道。

许葫芦一惊,心中一冷,这还是他们的老板吗?是不是被掉包了?别人假扮的?

“三碗阳春面,两杯老槽烧。给我做个牛肉面。”萧瑟缓缓道。

“好嘞。”许葫芦欢天喜地地跑开了,这是真老板,绝没有错的。

萧瑟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雷无桀、司空千落、叶若依,笑道:“近来可好?”

“没有你,我还行,师姐过得不好。”雷无桀回道。

司空千落将手里的筷子插进了桌中,不满道:“就请我吃碗面?”

萧瑟摆了摆手:“这桌子,二两!”

“你可是天下有名的永安王,大胜南诀的传说。现在的皇帝还给你赐了世袭罔替,你就请我们吃面?”叶若依笑道。

“我就是个客栈老板,什么永安王,朝廷给我钱吗?”萧瑟一脸不满。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司空千落问道。

萧瑟打了个哈欠:“四处逛逛呗。”

雷无桀来了兴致,高声道:“南诀那个使双刀的刀客楚歌重出江湖了,给雪月城下了战书要来拜楼。我打算去和他会会。”

“雪月城前几日来了个小孩子,姓二名条,喜欢用石头当武器,我打算收他做徒弟。但他已经有师父了,师父叫昌意。好像也是不世出的高手,据说我打赢了他就能抢走这个徒弟。”

“佛国的高人梵天净练了一柄天王剑,据说已经快入剑仙境了。我想知道自己和他比,谁更近剑仙,打算也去会会他。”

“北面还有个胖子,练的内容很奇特,叫‘洗骨卸’,据说刀剑不入,雷打不动,现在摆了个擂台,说就站着让人打,谁能打到他受伤,他就做谁的随从。”

“江湖如此绚烂,想想就令人心驰神往啊。对了,师姐最近收了个徒弟,叫王贝贝,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还有那落明轩,真是看不出来胆子真大啊,要娶他师父,他师父当天就跑了,他马上就追上去了,现在据说也在江湖上飘荡呢。”

司空千落打断了他:“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到底去哪!”

雷无桀望向远处,目光灼灼:“江湖。”

萧瑟和司空千落对视一眼,立刻坐了下来,相互招呼,不再理会这个白痴:“来来来,吃面吃面。”

三碗阳春面,一碗牛肉面下肚。

萧瑟和雷无桀碰了杯,一人喝下一碗老嘈烧。

四个人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许葫芦心中咯噔一声:“老板你又要走?”

“放心,这一次很快回来,照顾好我的雪落山庄。”萧瑟拍了拍他的肩膀。

“诸位去哪里啊。”坐在角落里的另一位客人忽然说道。

已经走出门的众人心中一惊,转过身望向他。

那客人站了起来,摘下了风帽,露出了那张熟悉的脸庞,只不过比起之前,似乎苍白了很多。他笑了笑:“你们都快成剑仙了,我在唐门躺了几个月,大师兄还不如小师弟了。”

雷无桀和司空千落同时惊喜地喊道:“大师兄!”

雷无桀直接奔了过去:“你没死啊!大师兄!”

“虽然没死也差不离了,轻点轻点,哈哈哈。”唐莲望着雷无桀,笑道,“别哭别哭。”

萧瑟缓步走上前,满脸笑意:“想不到还能再见面。”

“是啊。”唐莲对着他伸出了手,“江湖再见。”

————————————————————————————

《少年歌行》全本完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库洛牌的魔法使诛仙前传:蛮荒行混迹在电影世界契婚斗神天下热辣新妻